深秋之钟

A BIG BAD EGG XDDDDD

☆6月24号写的一篇便签,现在看看感觉如果放在Kenny身上也有点合适【?】
☆血腥描写预警,没有逻辑
☆血腥描写预警,没有逻辑
☆血腥描写预警,没有逻辑


我从楼上跳了下去。
这是一栋高楼,没过多长时间我就放弃了【在下降的过程中数数它有几层】的打算。
这栋已经建好的高楼旁边是一片建设工地,扭曲的钢筋以各种姿势向我招着手。
【你好啊,伙计。】
“你们好。”我回答着。
我马上就会投入你们的怀抱了。
短暂的疼痛之后我就失去了意识。然后我就以灵魂的状态看着这一切。
扭曲的钢筋将我的内脏戳出了身体,血淋淋的肠子挂在上面,我的胃被中间的一截横躺着的钢筋拦了下来,肝脏和肺什么的都悉数被各种钢筋吊着。我的大脑被钢筋戳的已不成形,白色的——新鲜的——热腾腾的脑浆星星点点地撒在周围。眼珠吗……大概被埋在我的身子下面。到处都是鲜血,我身体的所有的这一切都暴露在灿烂明媚的阳光之下,倒有些野外烧烤的意味。我知道,不久之后,我的身体就会在这太阳之神的暴晒下开始腐烂,苍蝇在我的尸体周围嗡嗡嘤嘤地飞着,连老鼠都会来啃食我的腐肉。
让我来想象一下我的身体局部刚接触到地面时的场面吧:鲜血喷射,脑浆四溅。应该挺美的。
可惜这一切都是我的想象。

评论

热度(6)